首页
> 团情动态 > 调查思考
“我有一群警察爸妈, 我比别的小朋友还幸福!”——海盐武原派出所团支部民警用爱护航刑案“孤儿”成长

发布日期:2015-02-26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 海盐团县委 字号:[ ]

    佩佩是个年仅5岁的小男孩,长相清秀帅气,跟同龄的孩子一样活泼开朗,但与其他孩子不同的是:他有一个坐牢的父亲和一群警察爸妈。

我的爸妈去哪儿了?

  2009630日,伴随一声响亮的啼哭,佩佩在一个出租房内出生。他的父亲姓陈,四川江安人,当时39岁;母亲是陈某在海盐的情人,年仅20多岁。在佩佩1岁多时,他的父母因感情破裂分手,之后,母亲只身赴广东发展,不久就结婚了。

  在佩佩母亲离开后,陈某一人带着嗷嗷待哺的儿子陷入困境,于是,他将孩子全托在一家名叫“贝贝幼儿园的民办幼儿园里,偶尔去看一眼。没过几个月,佩佩父亲就以暂时没钱为由拖欠学费。20125月,我们得知他因犯罪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幼儿园园长孙卫红回忆说。

  当时,负责调查陈某案子的海盐县公安局武原派出所民警王东华,得知了佩佩的情况,便马上赶到幼儿园探望。王东华说:“孩子还很小,什么都不懂,很可怜的。我们迅速联系孩子的母亲和陈某的亲朋好友,但大家都表示无力抚养他。

  无奈之下,王东华与幼儿园沟通照顾佩佩的事情。因佩佩在幼儿园待了一段时间,孙园长和他之间有了感情,不舍得将佩佩送往福利院,于是继续承担起照顾佩佩的全托工作。

  孙园长介绍说:“佩佩生活起居是由我们照顾,但武原派出所的民警经常来看他,每到换季的时候就会给佩佩送来很多衣服,还隔三差五送来一些文具、玩具以及零食等。佩佩若是遇到个什么问题,我只要跟派出所打个招呼,他们再忙也会派人过来帮忙处理。说句实在的,他们对自家的孩子可能都没这么上心。

我有一群警察爸妈

  时光飞逝,一晃4年过去了,在大家的关爱中,昔日在襁褓中嘤嘤哭泣的佩佩已经长成了阳光帅气的小男孩。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武原派出所的民警们见证了整个过程。

  “王警官因为换岗调离后,照顾佩佩的责任就传递给了别的警官,这就像一个接力棒,我们的民警在换,但对佩佩的爱不变。武原派出所团支部书记褚润萍说。

  为了佩佩能健康成长,守护着他的民警们从来不跟他提起有关他父母的事情,他对父母也没有什么印象,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懂事的佩佩感觉到了自己与同龄孩子的不同。每逢节假日,其他小朋友都有人接送,就他没有。每到这个时候,他就缠着孙园长问他的爸妈去哪儿了。“你爸爸妈妈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工作,不方便回来渐渐成了孙园长搪塞他的借口。

  “刚开始这样讲,他还能相信,但孩子大了心思就会很敏感,有一次他突然跟我说其他小朋友说我爸爸在坐牢,我刚听到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只得赶紧否认,幸好他当时也没再追问。孙园长说,几天后,就在她对佩佩的敏感心有余悸的时候,佩佩悄悄地趴到她耳边说,孙妈妈,小朋友说我爸爸坐牢的时候,我不难过的,我跟他们说我有一群警察爸妈,还有一个孙妈妈,我比他们还幸福呢。

  就在前不久,佩佩的警察爸妈们又自发组织捐款,将5000元现金送到贝贝幼儿园。“佩佩这么久的全托,所需的费用远不止这些,我们送来这点钱只为着应急的时候能有个备用。褚润萍说。

  112日上午,褚润萍再次代表派出所到幼儿园看望佩佩。一听到褚润萍的声音,佩佩像只可爱的小鹿一样,蹦蹦跳跳地为褚润萍送上一个大大的拥抱。在褚润萍的怀里,佩佩一脸幸福地撒着娇:“褚妈妈,我想去海滨公园玩……”

给孩子最好的爱

  “褚妈妈宋妈妈王爸爸谌爸爸”……这群民警爸妈的名字,佩佩能扳着手指头认真地数上十几分钟不重复。在佩佩的心里,每个名字的背后都是一张慈爱的脸和一份柔柔的温暖。

  不久前,佩佩开始学写字。他特别热衷于学习各个姓氏的写法,有一天,孙园长在帮佩佩收拾书包时,无意中发现作业本的署名栏里竟写着“王佩佩孙佩佩褚佩佩等名字。问起来,佩佩羞涩地说:其他的小朋友也跟爸爸妈妈们姓啊,我也想跟爸爸妈妈们一个姓。

  “孩子长大了,要注意考虑他的感受和看法。褚润萍说,我们经常去看他,也怕他觉得被看是应该的,或者觉得自己特殊。我们希望佩佩能健康快乐地长大,他这个年龄段最需要的是亲情的陪伴。我们想找一种更好的方式陪他,比如带他和我们自己的孩子一起参加一些亲子游或者运动会之类的活动,让他在群体活动中体会到更自然、更亲切的爱。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为了获得最佳浏览效果建议使用IE7.0或以上版本的浏览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 2005 浙江d8898尊龙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6048481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